灯笼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笼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临沂强力治污引争议经济下行环保被迫放松

发布时间:2021-01-21 13:43:08 阅读: 来源:灯笼厂家

临沂强力治污引争议 经济下行环保被迫放松?

6月末,一场关于临沂治污的争论不期而至,反对的人批评它导致全市6万人失业;支持者则肯定它“敢于动真格”,并让临沂的环境空气质量取得明显改善。

新《环保法》实施半年之际,环境治理进入了攻坚阶段。  6月末,一场关于临沂治污的争论不期而至,反对的人批评它导致全市6万人失业;支持者则肯定它“敢于动真格”,并让临沂的环境空气质量取得明显改善。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不光是临沂,其他一些省市近期也向中央反映,因为治理污染极大地影响了GDP的增长,全国很多地方都出现了环保“摇摆”的现象。  但环保部门似乎并不打算退让。7月3日,环保部开展了“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和环境执法工作创新”大讨论,部长陈吉宁表示,要“保持坚定不移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决策部署的政治定力,排除绿色发展和经济转型道路上的干扰和阻碍”。  临沂治污争议  6月末,关于临沂治污的报道甚嚣尘上。有媒体称,山东临沂因为被环保部约谈,突击对全市57家污染大户实施紧急停产整顿,导致6万人失业。  今年1月,新《环保法》实施,临沂成为环保部华东督查中心专项督查的第一站。全程参与督查的华东督查中心环保督查人员刘奇表示,2月5日-8日,他们检查了15家企业,其中有6家存在偷排、漏排和不正常运行环保设施的情况,环保“三同时”手续完备的只有7家,安装了废气在线监测设施的只有8家,但没有一家通过有效性审核。  2月25日,受环保部委托,华东督查中心约谈了临沂市政府主要负责人。随后,一场轰轰烈烈的治污行动展开了。约谈后第5天,临沂突击对全市57家污染大户紧急停产整顿,截至3月10,57家企业停产全部落实到位。  暴风骤雨式的治污行动,招致了一些企业的抱怨。有企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停产时窑炉里还有两千多吨玻璃水尚未出货,但依然被强制关停降温。如此一来,光是修理窑炉就需要4-5个月,费用接近一个亿。  同时,停产导致了部分企业资金链断裂,而57家停产整治企业中,36家有银行授信,授信余额高达165.25亿元,还对外提供担保192.02亿元。再加上与之相关联的上下游企业,如果数百亿债务集中到期,有可能导致地区性金融风险。为此,临沂市政府专门成立了金融领导小组,以解决停产带来的债务危机。  另外,停产对地方财政收入的影响也不容小视。当地一位副县长算账称,57家停产企业加上400多家限期整改的企业的税收总量占全市工业税收的40%,约为100亿元。  而对于“治污行动导致6万人失业”的说法,临沂市环保局新闻发言人凌绫表示,这个数字没有具体的统计,不过治理环境确实使得部分企业的职工牺牲了自己的经济利益。目前,部分企业已经达到整改要求开始复工,所谓的“失业人数”也在慢慢减少。  截至7月1日,57家企业中已有31家企业完成整改,其中10家企业正式生产,21家开始试生产,其余26家仍在停产整改。  环保博弈  在常纪文看来,临沂只是诸多工业城市的一个缩影,其他省份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他说,最近一些省市提出,因为化解产能过剩和治理大气污染,大大影响了GDP的增长。对此,中央很重视,有关部门多次开会讨论原因和对策,包括统计失业率等。  “6月以来,新《环保法》实施已经开始出现一些宽松。”常纪文表示,有的地方又开始了招商引资工作,一度停滞的房地产行业也“适度放开”了。而房地产上游的钢铁、水泥等行业,正是污染排放的大户。  “有人预见,新《环保法》将是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之后,第三部难以实施的法律。”常纪文表示。  最高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司法研究中心一位工作人员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最近,最高人民法院已经注意到,部分地区出现了治理污染后工厂停工甚至破产,老板跑路的现象。最高人民法院准备出台司法解释,在执行企业财产时,对环境治理设备不予扣押,以保证企业污染治理工作的正常进行。  这一次,面对质疑的声音,环保部也于7月3日开展了“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和环境执法工作创新”大讨论。陈吉宁指出,当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环保工作面临许多新情况和新问题,要充分认识环境问题的复杂性、长期性和艰巨性,以全局视野来谋划工作。  环保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夏光表示,必须保持对环境违法的高压态势,严格执行环保法律法规,关停企业不手软,以此倒逼经济结构转型和技术升级。此前,山西省、广东省珠三角转型都经历过这种阵痛期,要相信市场引导机制和企业的创新能力。  有专家建议,环境整治好比刹车,应该采用“点刹”而不是“急刹”。对此,刘奇认为,经验表明“点刹”不能遏制污染,只能放任污染蔓延。污染已经走进了死胡同,只有当机立断才有转机。不能松松紧紧,让问题反复。  对于有的企业表示治污造成了上亿元的损失,环保部宣教中心微信公众号“微言环保”评论称,“治理污染的费用要几个亿才够?”  事实上,临沂的治污行动已初见成效。根据临沂市环保局发布的数据,今年3-6月,临沂PM2.5、PM10、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四项污染物浓度指标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下降了27.8%、23.5%、41.4%、25.4%,空气质量优良天数增加31天,增幅达到25.4%,全市广大群众已经亲身感受到了“蓝天白云”的新变化。  而环保部门的约谈也在继续。7月7日,四川省环保厅约谈了四川省达州市通川区区长梅辉太,要求其解决农产品集中加工区的严重环境违法问题。  7月1日,中央深改组会议刚刚审议通过了《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试行) 》。常纪文建议,应该按照这一规定,追究2009年至2014年以来有关地方主要党政领导人的责任。只有这样,才能震慑一些不顾大局的地方党政领导,生态文明制度才能够得到顺利实施。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