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笼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笼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江湖的酒和情感的糖都有将夜这样走出男频的拘囿郑雅云

发布时间:2020-10-18 18:41:48 阅读: 来源:灯笼厂家

文 | 石榴

“这是一个‘别人家孩子’撕掉臂上杠章后穿越前尘的故事。千万年来,拥有吃肉的自由和自由吃肉的能力,就是我们这些万物之灵奋斗的目标”。

作家猫腻在小说《将夜》的介绍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毫无疑问,不论是原著作品还是影视改编,《将夜》都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

首届网络文学双年奖金奖作品改编,实力新生代演员陈飞宇、宋伊人担任主演,郑少秋、黎明、倪大红等“戏骨军团”加盟,中国最具实力女导演之一的杨阳担任导演,《阿凡达》《X战警》特效大师John Bruno操刀特效,日本殿堂级美术大师天野喜孝的助力……

如果说原著的影响力、题材的特殊性、阵容的强大,三方合力构成了《将夜》的第一印象,那么宁缺“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豪迈则构成了《将夜》的精神内核。

如同故事中边军小卒宁缺(陈飞宇饰)和侍女桑桑(宋伊人饰)在不服输的反抗中,踏上一条险象环生的涅槃之路,《将夜》也在“倔强”地撕去那些加持在东方奇幻身上的标签,踏过“万里”,击碎“流量”,在初见的“惊鸿”之上叠加了更多惊喜。

一万七千里的江山如画

书中走出的将夜世界观

千年时光一瞬即逝,永夜将至,冥王降世,天下格局渐起波澜。

17岁那一年,于修行一道一窍不通的渭城少年宁缺带着侍女桑桑在宿命的指引下,与边疆荒漠的老马挥别,自此踏上曲折跌宕的成长之路。

原著读者们曾这样形容宁缺——他不是一个可以关在笼子里的人。而《将夜》,也不是一个关在笼子里的故事。

贯串于整部剧的中国古典文明搭配着浓烈的西方气质。在架空的将夜世界中,唐、燕国、大河国、南晋、金帐王庭,是风情各别、独具匠心的五国。

书院、昊天道、天擎宗、魔宗四大宗派,或书理通达,或阴骜狠辣,或秉持天道,屹立于四方天地,同样也有自己独具魅力的风格与体系。

而诞生于华夏文明的重岭千山、平川万里、密林大泽的多样地貌,最终构成了无与伦比的将夜世界。

猫腻笔下的《将夜》,从不局限于讲一方地域、一个时代、一类人、一种感情,看似游离于正史之外,实则立足于大视野,根植于中华传统文化,处处彰显着不拘一隅的将夜世界。

泱泱大国“唐”奉行唐律第一,连“夫子”这样的千古圣人都尊重唐律,书院的圣人夫子以身证道,登天化月,光耀世人,是“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的中国文化精魂的具体表象。

《将夜》所推开的是一扇东方古典美学世界的大门,这当中不仅有“法不阿贵”的平等思想,更涉及了儒、释、道的各大学说之精粹,叫人回味无穷。

这就注定了“一观一寺一宗二层楼”的将夜世界,不是一个可以依靠着绿幕、让演员在摄影棚中完成的作品,必须放逐在广阔的天地间,用自然的力量雕琢铸造。

“长剑刺破霜雪,烈马踏穿黄沙”。从晨曦微露到满天星河,从烈日灼沙到长夜飞雪,《将夜》中既有苍茫塞北的旌旗漫卷,也不乏重山如簇的美景若画。

新疆吐鲁番、鄯善、红河谷、那拉提、赛里木湖、都匀影视城、襄阳唐城影视基地,甚至奔赴异域俄罗斯,踏过一万三千公里的土地,最终铸就了《将夜》中百分之九十的实景拍摄,和从书中走出的“将夜世界”。

刀光剑影的写实江湖

快意恩仇的并肩情谊

—我身边必须要有一个人。

—什么样的人。

—够快,够狠,够勇,不能眨一下眼睛,不能让任何东西落在我身上。

—不包括雨吧。

—自然不。

《将夜》的第一个高潮从这段对话开始。

春风亭一战始,雨水剑气三把刀,宁缺与朝小树并肩而立,瓢泼大雨之下,在临四十七巷酣战良久,再现了快意恩仇的昊天世界,也留下了网友口中今年武打戏的巅峰片段之一。

雨夜,长街,少年,大侠,快刀,长剑。一气呵成的画面、酣畅淋漓的打戏风格、拳拳到肉的正面冲击、不离不弃的兄弟情谊,如此多重元素的结合,很难不让人想到金庸先生笔下的那个热血江湖。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十余年过去,武侠还是那杯酒,但国产剧的江湖已经不再是武侠的天下。毋庸置疑,这是一个玄幻IP地位渐升的时代。那些观众曾经熟悉的快意恩仇、刀光剑影渐渐变成了在无限升级打怪中,塑造的悬浮世界,搭配着逆天的金手指,上演的一出“王子复仇记”。

但没有武,何来侠,没有武侠,便不成江湖。

诞生于武侠的玄幻,依旧离不开的是“武侠的魂”。这需要的不是毫无章法的特效堆砌,也不是一路傲视群雄、逆天改命的大开金手指。

《将夜》的特殊,便在于写实的“江湖”——是刀光剑影,也是温暖人心。

春风亭一战,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和身手不凡的半大小子,一个真敢请,一个也真敢去。但去了,就是朝小树愿意毫无保留的将后背交给宁缺;而宁缺回报的是即使战至脱力,说了要拼命,那么就一定不离不弃。

再往前追溯,即使因为少年所独有的倔强于“中二”,宁缺说不出一句“保重身体”,但和老马在边疆多年的相依为命,离开时嘴硬心软的一句“不许老、不许死、等着我回来孝敬你”。而老马是嘴上骂着混小子却为他安排好行装,是说着不要“给我老马丢人”却依旧在送他离开时红了的双眼。

因为写实,《将夜》有了“侠义精神”,也因为有了“侠”,《将夜》的“情”才沁人心脾。

细水流长的江湖夜雨

家长里短的烟火人间

“桑桑不是我的命门,她是我的命”。

对于大多数读者来说,最初《将夜》吸引住他们的,不是宁缺的庶民逆袭,不是宏大的世界设定,也不是精彩绝伦的战斗,而是宁缺与桑桑相处时的家长里短,絮絮叨叨。

在一部男频IP的热血沸腾中,仍不忘细水长流的感情。《将夜》在讲述宁缺眼前的江湖夜雨,也在讲述属于桑桑的人间烟火。

在渭城那个小小的院子里,桑桑是宁缺的小“管家婆”,为他洗澡、做饭、穿衣、梳头、收拾家务。这些平平淡淡却饱含真心的小细节,却在时时刻刻撩动一个个捧着“少女心”的老少女、老少男们;

从死人堆里被宁缺扒拉出来的桑桑,从小染了寒疾,每每天气阴冷,宁缺总是会一边说着“捡到你这个小黑丫头,倒了八辈子的霉”,却一边口是心非的将犯了寒症的桑桑的脚捂在怀里,温暖着桑桑,也打动着观众;

在打完架后,桑桑为宁缺煮上一碗他最想吃的葱花面,放四粒花椒、三十粒葱花,外加一个从自己口中省下的煎蛋。一如网友对桑桑的调侃:“脑内构成除了少爷什么也装不下了”;

宁缺喝醉了酒,却也依旧不忘留下“桑桑,少爷我今天喝醉了,可能不回去吃饭了,你记得把鸡汤喝了啊”的“鸡汤贴”。

更有意思的是,明明是十几年如一日的洗澡搓背,但知道了男女有别的宁缺,面对桑桑时却突然害羞,如同少男少女之间初恋般的酸甜可爱。

而这些简简单单的日常,对于桑桑而言,是斩钉截铁的“我肯定是要跟少爷过一辈子”的回答;更是面对救活了重伤宁缺的陈皮皮,宁愿抵出去的命。

从《将夜》的第一集开始,他们形影不离的黏在一起,桑桑无理由的相信宁缺所做的任何事,在她眼里,无论宁缺要做什么,都是合理的;而宁缺的安全感也在这种无限的支持和包容里,得以容身。

读者曾这样形容宁缺一生的感情:“叶红鱼一定是炽热的红,公主李渔必是抹泛着金光的浓郁蓝,莫山山是纯洁的白,唯独桑桑与宁缺的爱情,是没有什么冲击视觉的颜色。但围绕着他们的,却满是体谅、理解、陪伴以及欢乐”。

伴随着酸辣面片汤里独有的“三十粒葱花,一颗煎蛋”;宁缺在外打架也惦记着带点儿治疗桑桑寒症的“九江双蒸”;桑桑的一句“一个人在家等你的滋味不好受”,宁缺与桑桑的爱情也就深深的扎进了人心里。

自开场,《将夜》的故事便是宁缺与桑桑的渭城生活,曾经在死人堆里的苦与难被悉数省去,留下的是江湖的那杯“酒”和情感这颗“糖”。

不少男性网友这样形容《将夜》:男频IP终于让男观众感觉痛快了。但宁缺和桑桑的爱情,也让女观众发声。豆瓣中,一位女性观众这样说:“起初很多人理解不了他们的爱情,但越往后看疑问声越小,因为在他们之间,我看到了生活,即使是古装剧,也依然让我感觉如此真实与贴近。”

男性观众在《将夜》中醉了“酒”,女性观众也在《将夜》中吃够了“糖”。更难得的是,这种儿女情长在命运抉择的大背景下,走出了“小情小调”的局限,有了一种绵长的别样意味。

从2016年《将夜》的初次亮相,到摄制近三年中剧本打磨所占据的两年,再到邀请猫腻担任《将夜》影视化的监制,从一开始,《将夜》便体现出它的决心和野心。

上线一周便出破6亿的播放量、以83%的好评率逆生长至7.0分的豆瓣评分。事实也在证明,在这样一个内容为王的时代,所有的付出都会收获同等的回报。

“如果说《将夜》是一颗经受细心盘活的核桃,那他的‘包浆’定是最能迷幻众生的。何以玉成此《将夜》?何不大屏幕上见?”观众如是评论。

—The End—

出品|米瑞文化

主编 | 铁皮小鼓

编辑 | 石榴

校对|黄平

苞米杆粉碎打捆机

木工开槽机

篮球场运动木地板

台州物流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