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笼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笼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那些在悬崖上跳舞的钢铁股

发布时间:2020-10-17 02:01:38 阅读: 来源:灯笼厂家

那些在悬崖上跳舞的钢铁股

一  股市还能称得上是经济的晴雨表吗?

在11月的最后一周和12月的第一周接连两轮无厘头的疯长之后,中国股市近日开始了下跌盘整。但在此期间,钢铁盘却开始接过券商股接力棒,持续冲高表演。这让那些在最近一周内头晕脑胀涌进大厅开户的40万新股民,感受到一股黑色的愚弄气息。  钢铁,中国产能过剩最严重的行业之一,利润率最低的行业之一,也是负债率最高的行业之一,长期以来饱受政策调控和打压之苦,股民们却开始对它投信任票了。12月11日收盘,大盘尾盘跳水,沪指跌幅为0.83%,而钢铁股却逆天大涨,板块涨幅6.38%。个股方面,西宁特钢、方大特钢、马钢股份、八一特钢、海南矿业、大冶特钢等近10股涨停。河北钢铁、首钢股份、鞍钢股份等大钢厂几乎全部飘红,就连已经开始寻求资产变卖的凌钢股份,这一天也交出了5.22%的涨幅。这一天,中国股市盘面最为引人瞩目的,是钢铁股的大涨与券商股的大跌。只是,这股市还能带素日里按逻辑出牌的小伙伴们玩耍吗?  永远都掌握股市真理的分析师们说,这种鲜明的对比凸显出市场正在进行修正,逐步形成高位上的新平衡,从而为行情的演绎蓄势。  他们这样解释道: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最新发布的数据表明,虽然今年钢材价格屡创历史新低,但在铁矿石、焦煤等主要原燃料价格下跌幅度远超钢材价格的情势下,中国钢铁行业的盈利水平和经营状况仍然得到了较大改善。因此根据经营态势预测,今年钢铁行业利润总额或将达到280亿元以上,创出近3年来的新高。数据同时也表明,采购成本的大幅度下降,对中国钢铁企业制造成本的降低和盈利水平的提高,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分析师们的信息来源于中钢协的网站。12月8日,中钢协网站上刊登了其特约研究员、意达钢材资讯资深分析师薛和平的一篇文章。薛氏在文章中说,中国钢铁业的整体经营管理水平、盈利和抗风险能力等正在持续改善和提高,有力回击了“中国钢铁业必将崩溃”等奇谈怪论。  崩溃论确实有点危言耸听,尤其是当你看到2014年10月中国88家大中型钢铁企业的经营状况时,你甚至会觉得,中国钢铁业似乎正在迎来最近3年来最好的时光。中钢协的数据显示,全国88户重点统计企业中有67户实现盈利,21户亏损,亏损面为23.9%,比今年4月份的45.5%,大降21.6个百分点。  不仅如此,这些大中型钢铁企业在今年前10个月,累计利润总额227亿元,同比增长61.3%,增加86.1亿元。若按照预测实现全年280亿元以上的利润,将创出近3年来的新高,为22年经营历程的中等水平—别忘了,这可是包含了2002年—2012年中国钢铁业最好的黄金十年。  这些不断变好的数据,让中钢协资产财务部主任、副秘书长屈秀丽感到轻松不少。她说,2014年,虽然钢铁企业的经营压力依然很大,但全行业的利润指标有了不错的表现,至少比年初的预期要好很多。  但她的忧虑却丝毫未减。因为整体利润的上涨并不代表整个行业的好转,宝钢、沙钢等极少数几个具有明显竞争力的钢铁企业的利润,占据了全行业的很大比例。以今年前8个月的数据为例,全国88家大中型钢铁企业的利润总额162亿元,宝钢集团一家的同期利润总额为55.4亿元,沙钢集团为25.25亿元,新武安钢铁集团为15亿元,中信泰富为12.9亿元。宝钢一家的利润总额占到了全行业的34.2%,上述四家钢铁企业的利润总额占到了全行业的近70%。  相比之下,具备5000万吨产能的中国第一大钢铁企业河北钢铁集团今年前8个月的利润总额只有不足7亿元,而这家公司的总资产超过了3300亿元;包钢集团的同期利润总额不足3000万元;首钢集团同期亏损8700万元;鞍钢集团同期亏损13亿元;山东钢铁集团同期亏损4.5亿元;昆明钢铁公司同期亏损7.4亿元;酒钢集团亏损近9亿元。  二  这些数据的对比,反映了中国钢铁行业在利润整体变好的表面下,实际的内核究竟有多糟。但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如前所述,在过去的一周时间里,这些不断亏损的钢铁企业,得到了股民们的疯狂追捧。  以重庆钢铁为例,这只在12月11日涨停的股票,其背后的核心资产是重庆钢铁集团的主要优质资产。但今年前8个月,重庆钢铁集团已经累计亏损9.4亿元,其负债总额达到了528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了72%,应收账款近12亿元,应付账款超过了126亿元。其应收、应付账款、存货比例同比都在上升。与此同时,其粗钢产量比去年同期减少了25%。这意味着,重庆钢铁集团在大幅减产25%的情况下,产品仍滞销严重,资金周转也存在不小风险。  重庆钢铁集团是中国西南地区重要的中厚钢板生产基地之一。2008年,重钢搬迁工作开始。新重钢总投资300亿元,占地6平方公里,新厂区现在距离重庆主城区50公里,在长江边上。这个位置是重庆规划的一个拥有100万人口的重要卫星城,在拓展重庆城市功能方面扮演着重要角色。据说,这是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市长黄奇帆亲自选定的位置。  搬迁为重钢带来了巨大的财务压力,在其目前528亿元的负债总额中,有一半左右都是由于搬迁异地重建需要银行贷款导致的。而这些贷款绝大多数还都是短期贷款,利息高,周期短,这需要重钢不断地借新债还旧债。  但即便是如此巨大的财务压力,也没有浇灭这家钢厂继续扩产的决心。2013年年底,他们向国家发改委提出利用自己与韩国浦项制铁公司签订的一份合作协议,计划双方各出资50%在重庆投资建设一个冷轧项目,采用由浦项制铁公司提供、但目前在商业应用尚存在争议的FINEX熔融还原炼铁技术,规划产能300万吨。  令人无法理解的是,这个充满争议的新项目,竟然在当时被资本市场视为一个利好消息。不过,在重钢向国家发改委上报该项目的申请材料时,国家发改委当场把材料还了回去,他们拒绝了这个项目。  还有最近涨势颇猛的凌钢股份。12月11日当天,股价上涨近7%。但其实这是一家正在由盈变亏的公司。数据显示,其母公司凌源钢铁集团在今年的前8个月时间里,亏损超过了2.7亿元,而去年同期这家公司尚盈利9331万元,其负债总额近180亿元。集中了凌钢集团大部分优质资产的凌钢股份,截至今年三季度,负债总额达到105亿元,其中,银行借款和债券约58亿元。其内部人士称,“国有资产投入跟不上,靠自身又有限,只能大部分来自银行贷款或者发些债券。”  除了庞大的债务规模,凌钢股份自身的盈利能力也早已是孱弱不堪。但由于这是一家归辽宁省朝阳市国资委100%控股的国有独资企业,政府赤裸裸的财政补贴,就成了这家上市公司最近几年来最稳定的收入来源。  根据其公告,2013年,凌钢股份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多达4.43亿元,这些补助既有朝阳市财政局下拨的技术开发补助资金和贷款贴息资金,也有凌源市财政下拨的扶持补贴资金,同时还有北票市财政局下拨的促进企业发展补助资金。如果从2010年开始算起,凌钢股份先后拿到的政府补助超过了10亿元,其中,仅在2012年,政府补贴资金超过了5亿元。  这家从4年前就开始依靠政府补贴不断输血的上市公司,至今未能修复自身造血功能。2014年前三季度,凌钢股份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当期亏损2.59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了612%。现在临近年底,他们对政府输血依旧报以期待,但对自身业绩却显得疑虑重重。其内部人士称,2015年的业绩是否能有所改善,现在还不好说,因为市场的变化不好分析。他承认,之前业绩提升也是因为当地政府的补助力度较大,但这种补助并非年年都有,因为财政也不宽裕。  事实上,当地政府早已对这家需要不断输血充填的上市公司另有打算。据知情人士透露,自今年上半年开始,凌钢集团就一直在策划卖掉其手中的主体矿山,作价9亿元。不过,由于矿石价格的不断下跌,矿山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已经大不如前。因此,凌钢集团的这笔买卖,迟迟找不到下家。  三  最近几年间,依靠政府补贴输血的钢铁上市公司,远不止凌钢股份一家。河南、广东、辽宁、宁夏等地政府都存在直接为省内重点国有钢厂提供资金补贴的行为。补贴名目五花八门,有的以技术改造为借口,有的则直接提供贷款贴息,更有甚者,按照钢厂的钢材销量或产值等指标提供补贴,钢厂拿着政府补贴却在亏损运营。  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的一位专家曾经做过统计,最近几年间,全国钢铁企业从地方政府手中拿到的补贴,每年高达60多亿元。政府为钢厂补贴,不仅不符合国内相关政策规定,也不符合WTO的贸易规则,而这些补贴的资金来源也不清楚。  对于地方政府来说,钢厂,尤其是地方国有钢铁企业,不仅意味着就业和财税收入,也意味着投资量和GDP。政府成为钢厂与银行之间的掮客,需要时依靠钢铁项目来带动经济增长,危机时则不惜直接用财政资金补贴钢厂的亏损黑洞。  在上市公司中,有一家却连当地政府都已经补贴不起了。这个倒霉蛋便是安阳钢铁,它在今年9月12日宣布停牌,缘由是“正在筹划重大事项,有关事项尚需与相关机构沟通,存在不确定性”。据悉,所谓正在筹划的重大事项,是由河南当地一家大型国有煤炭企业重组安阳钢铁。当然,这桩联姻是在当地政府的主导之下进行的。此前,当地政府曾邀请宝钢集团重组安阳钢铁,但宝钢集团派出考察人员实地探访后,从此没了下文。  数据显示,截止到2014年8月,安阳钢铁集团的负债总额已经超过371亿元,资产负债率已经达到了83.4%,此外还有同比上涨近25%、总规模已达102亿元的应付账款。  按照一位钢铁专家的理解,如果将一家钢厂的应付账款和负债总额加在一起,与其总资产相比,恐怕中国有不少钢厂早已资不抵债。安阳钢铁无疑就是这样一家公司。  但充满戏谑感的是,中国股市,几乎无视这样的财务分析和市场事实。他们将政府补贴和被重组,视为是一只股票的利好,是重仓踏入的好机会。大屏幕上那些红绿交错闪动的数字,背后听从的不是市场规律,而往往是自欺欺人的概念和故事。人性里的贪痴成分,被激发成股市上的赌徒一搏。  在钢铁股中,另外一只在创业板登陆的股票,为这种赌徒心态提供了更为生动的注解。这家名为上海钢联的上市公司,发行价为23元,在过去的两周时间里,其股价一度被炒到80多元。而这家公司最初仅仅是一个行业网站,为一些钢贸商和中小钢厂提供资讯分析、研究报告,并在此基础上向客户提供企业宣传推广、商情发布和搜索、会务培训等增值服务。其年报营业收入仅为1000多万元。上市后,他们声称自己是“一家国内领先的从事钢铁行业及相关行业商业信息及其增值服务的互联网平台综合运营商”。  上市3年多来,上海钢联一次又一次交出与其股价极不相称的财务数据,却又一次又一次释放出其进军新型电子交易平台的信号,并一次又一次得到投资者的追捧。这真是一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却又让诸多从事钢铁实业的企业家们艳羡不已的财富故事。  是钢铁行业传统生产和贸易模式的衰落,以及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平台化模式等新概念的兴起,共同造就了这个多少显得有些虚幻的神话。但在一个投资无门、货币不断贬值的市场里,人们仍不愿意放弃一切可能的投机机会和渠道。  就这样,已经被逼到了悬崖边上的中国钢铁业,在2014年的冬天里,在已经乏味许久的中国股市里,跳起了华丽的舞蹈。这舞蹈充满无根无据、前途未知的魅惑,也散发着新一轮残酷洗牌来临前的阴森气息。  根据中钢协的最新数据,截至2014年10月末,全国88家大中型钢铁企业财务费用同比增长20.7%,虽然较6月份的29.25%大幅降低,但明确显示中国钢铁业的资金压力依然较大,运行成本仍然较高;而应收账款213亿元和应付账款418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9.4%和9.9%,也折射出产业链的债务问题比较突出。  需要指出的是,自6月以来,钢铁行业财务费用大幅降低的一个主要原因是:自今年下半年以来,不断爆发的钢铁企业债务违约行为,让各大金融机构加速回收到期贷款,停止对钢厂新增放贷。  12月3日,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发布了《2015年我国钢铁需求预测成果》,预测2015年钢价仍将继续低迷,钢企效益也不会有明显改善。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李新创说,当前国内钢铁行业的产能利用率不到70%,全国500多家钢企中有200多家属于过剩产能。他表示,钢铁行业其实是工业领域中效益最差的产业,平均利润率只有百分之零点几,钢企几乎都通过价格竞争去争取市场,因此钢价很难达到较好水平。  李新创警告说,资金链和环保是中国钢铁企业面临的两把刀。中钢协成员负债3万亿元,其中银行贷款约1.3万亿元,其余都是不可思议的高息贷款。国内钢企融资成本过高,资金链已经成为最大的风险。  12月9日,全球领先的能源、石化、金属信息提供商“普氏能源资讯”发布的信息称,12月份中国钢铁情绪指数为37.39点(最高为100点)。这是该指数连续第6个月处于50点以下。该指数从对包括贸易商、经销商和钢厂等市场参与者进行的调查得出,反映了市场参与者对未来一个月的预期。与采购经理指数(PMI)相似,普氏能源资讯中国钢铁情绪指数大于50表示上升或扩张,小于50则表示下降或收缩。

alevel补习学校

aeas培训

alevel辅导班

ib课外辅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