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笼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笼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鲁迅文章远离校园的原因他笔下的人复活

发布时间:2019-06-29 20:05:18 阅读: 来源:灯笼厂家

近几年对鲁迅的话题,经历了沉默、回避、冷淡的过程之后,新学期学校的课本终于把鲁迅文章都删了,鲁迅终于“滚蛋”了,在产业化旗帜下进行的这一场“静悄悄”的文化和教育革命,终于“初战告成”。鲁迅之所以滚蛋,是因为那些曾经被其攻击、痛斥、讥讽、怜悯的人物又一次复活了,鲁迅的存在,让他们感到恐惧、惊慌、卑怯,甚至无地自容。

孔乙己们复活了。并且以一篇《‘茴’字有四种写法》的论文,晋级为教授、学者、国学大师;也不再提心吊胆地“窃书”了,而是平心静气地在网络上“窃文”了;不仅可以舒坦地“温一碗洒”,而且还能以其博导的诱惑力对“伊”来一把潜规则了,他岂能让鲁迅揭了他前世的底?!

“资本家的乏走狗”们复活了。尽管它们披上了精英、专家的外衣,但依然“看到所有的富人都驯良,看到所有的穷人都狂吠”,他们或装神弄鬼地玩弄数字游戏,鼓吹物价与美国接轨、工资与非洲接轨的必然性与合理性;或干脆作了外国人欺诈中国的“乏走狗”,里应外合、巧取豪夺。它们岂容鲁迅再一次把它打入水中?!

赵贵翁、赵七爷、康大叔、红眼阿义、王胡、小D们复活了。有的混入警察队伍,有的当上了联防队员、城管。披上制服兴奋得他们脸上“横肉块块饱绽”,手执“无形的丈八蛇矛”,合理合法地干起了敲诈勒索,逼良为娼的勾当。如果姓夏那小子在牢里不规矩,不用再“给他两个嘴巴”,令其“躲猫猫”足矣。想想,这些下做的勾当儿怎能让鲁迅这种尖刻的小人评说?!

阿Q们复活了。他们从土古祠搬到了网吧,但其振臂一呼的口号,已经不是“老子革命了!”而是“老子民主了!”每天做梦都盼着“白盔白甲”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早一天杀过来,在中国建立民主。因为只要美国的“民主”一到,赵七爷家的钱财、吴妈、秀才老婆乃至未庄的所有女人就都是我的了!哼!而鲁迅却偏偏要我做个被世人嘲讽了数十年的冤死鬼,我岂能容你?!

假洋鬼子们复活了。这回干脆入了外籍,成了真洋鬼子。并且人模狗样儿地一窝锋地钻进“爱国大片”的剧组,演起了凛然正气、忧国忧民的仁人志士,让人好生不舒服。此种一边哽咽着颂扬祖国母亲,一边往向征中华文明的青铜大鼎里撒尿的举动,岂不是鲁迅杂文中的绝好素材?!

祥林嫂、华老栓、润土们复活了。他们依然逆来顺受,情绪稳定。因为“这人肉的筵宴现在还排着,有许多人还想一直排下去”,这样,必须要备足了餐料。而那些准备做餐料的人,本来可以闷在铁屋子里,一边听着小沈阳的笑话,一边麻木地死去,岂容鲁迅把他们唤醒,再一次经历烈火焚身的苦痛?!

那些“体格茁壮的看客们”复活了。他们兴致勃勃地抱着膀子围观那些“拳打弱女”、“棒杀老翁”、“少年溺水”、“飞身坠楼”的等等的精彩瞬间,依旧“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哈哈,仅看客一类,被你伤害的人就太多了,因为中国人几乎都愿做看客!

鲁迅之所以“滚蛋”,是因为当今的社会不需要“投枪和匕首”,而需要赞歌、脂粉、麻药。正如陈丹青先生讲的“假如鲁迅精神指的是怀疑、批评和抗争,那么,这种精神不但丝毫没有被继承,而且被空前成功地铲除了。我不主张继承这种精神,因为谁也继承不了、继承不起,除非你有两条以上性命,或者,除非你是鲁迅同时代的人。最稳妥的办法是取鲁迅精神的反面:沉默、归顺、奴化,以至奴化得珠圆玉润”。

如果是鲁迅赶上了这个时代,对于“开胸验肺”、“以身试药”、“周公拍虎”、“黑窑奴工”、“处女卖淫”、“官员嫖幼”等一系列奇闻,又会写出多少辛辣犀利、锥骨入髓、令人拍案叫绝的杂文来,想想,真是让人后怕,所幸这个尖酸刻薄的小人已不在人世了。因此,让我们彻底赶走鲁迅,欢迎“小沈阳”,让人们在开心笑声中忘却现实的不公和苦痛,在笑声中渐渐地麻木、渐渐地变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致仕”是与入仕、出仕相对应的一个古代专用的政治术语。何为“致仕”?通俗地讲,“致仕”就是还禄位于君,退休养老的意思。“致仕”一词出现很早,《礼记曲礼》篇有“大夫七十而致仕”。郑玄注道:“致其所掌之事于君而告老。”《春秋公羊传》宣公元年:“退而致仕。”何休注曰:“致仕,还禄位于君。”将“致仕”解释为把官职、禄位交还给国君,反映了西周时期国君家天下思想的影响之深远。整个国家都是君主的,所有的官职、禄位都是君主赐予的。既然如此,大臣年老了,不能做事了,就要把官职交给君主。可见,郑玄、何休上述对于“致仕”的笺注有历史的根据。春秋战国,中国社会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封建领主所有制开始瓦解。至秦朝,终于建立以皇帝为中心的集权政治制度,旧的世卿世禄制废除了,开始实施新的官僚制度。作为官员退休的“致仕”,尽管仍带有古老的“还禄位于君”的意味,却得以保留下来。

从汉朝到清朝,都有官员致仕的问题,而且越到后来,越成为定制。致仕的年龄,历朝不一,即使一朝之内似乎也没作统一的规定。历朝致仕年龄并没有很刻板的规定,在执行的过程中,往往视具体情况而定。但《礼记》讲的“大夫七十而致仕”,70岁确实是以后历朝制定致仕年龄的重要参考,也成为官员请求致仕的当然理由。

官员致仕,都要上疏,请求皇帝批准,这与儒家主张的“恭让”观念有关。“盖闻古者有司年至则致仕,所以恭让而不尽其力也。”另一方面,皇帝对致仕的职官亦示以恩典和体恤:“今大夫老矣,朕愍以官职之事烦大夫……大夫其修身守道,以终高年,赐帛及行道舍宿,岁时赐羊酒衣衾。”

关于致仕后的待遇,各朝差别也很大。两汉时,官员致仕后,朝廷只给其原官职俸禄的1/3,而且只有二千石以上品级的官员才能得到;品级低的官员退休后一般没有俸禄。魏晋之时官吏退休多不赐予财物,往往授以掌议论之“大夫”的闲职,终老其身。唐初国力强盛,官员退休后待遇比较好。五品以上官员可得半禄,有功之臣,蒙皇帝恩典,也可得到全禄。京官六品以下,外官五品以下告老退休的,各有数量不等的永业田以养老,而且永业田是可以传给子孙的。

中唐以后,经过安史之乱,国力衰退,社会矛盾尖锐,朝廷内部宦官专权,朋党斗争严重,政治日渐腐败,官吏们开始贪恋官位,退休制度遭到破坏,造成政府官吏老化,暮气渐重。直到唐末,这个问题也没有解决。宋代对退休官员的待遇比唐以前诸朝都要优厚,主要表现为:一是按原任官职退休;二是不论文武朝官或后宫内职,凡按制退休者,多增秩,或加恩子孙。宋真宗咸平以后,文武官员告老后,甚至还都升一级,授朝官,给半俸,几成定制。尽管退休后的待遇如此优厚,但官员们还是很少有主动退休的,因为官员在任时所能得到的好处是退休后无法比拟的。

宋代一直有冗官的问题,为了鼓励官员退休,朝廷有时也采取致仕赐全俸的措施,然而收效不大。行政支出每年居高不下,造成国家财政困难。元朝致仕官员一般是月给半俸以养老,只有少数达官显贵和功臣、近臣退休后才能有幸得到全俸。明朝致仕官员待遇较低。明初,官员致仕若得不到特赐,就没有任何俸禄,即使得到特赐,也往往是半禄,得到全禄的很少。直到明宪宗成化十五年(1479),官员致仕才可以得到“月廪”和“岁夫”,就是每月可以从有关部门领取口粮,每年国家派一些仆隶到他们家做事。以后又免除致仕官员的“杂泛差徭”。清朝致仕官员的待遇一般来说比明朝好得多,休致后官员基本能得到半俸。有功之臣也可得全俸。清朝特别优待武官,高级武官往往能得到全俸,其他武官根据功绩也能得到不错的待遇。

古代官员致仕获得批准后,朝廷大都给予其一定的赏赐。他们在任时,往往因职官品级不同而拥有数量不等的土地,属于地主阶层。因此,致仕后他们大都不会因俸禄减少或没有俸禄而失去生活保障。对确实家贫的致仕官员,政府支给一定数量的岁米,“养其终身”。这种情况在明朝是存在的。

官员到了一定的年龄就要退休,这是政治文明进步的重要体现。但古代官员把退休称作“致仕”,这多少折射了中国古代政体的独有特点,即高度专制的皇权是建立在家天下的基础上的。对君臣关系,黄宗羲作了独到的论述:“君与臣,共曳木之人也。”“臣之与君,名异而实同”。就是说,君臣有共同的职责,都是为民谋利。顾炎武则作了全新的解释:“为民而立之君,故班爵之意,天子与公、侯、伯、子、男一也,而非绝世之贵。代耕而赋之禄,故班爵之意,君、卿、大夫、士与庶人在官一也,而非无事之食。是故知天子一位之义,则不敢肆于民上以自尊;知禄以代耕之义,则不敢厚取于民以自奉。”这是说,君主与公、侯、伯、子、男,并不是天生的尊贵,他们是管理国家事务的,与老百姓一样,也是靠劳动吃饭,“禄”是他们为老百姓工作,取之于百姓的报酬。所以,君主及其各级官吏,不敢于百姓之上任意妄为以自尊,不敢厚取于民以自我享乐。清朝末年,维新、革命志士大量刊印明末清初启蒙思想家的著作,就是藉此制造舆论,要求政治变革。此后,历史的发展没有沿着君主立宪的道路前行,而是走的民主共和之路,这固然是由多种原因形成的历史“合力”的结果,但中国传统的政治文化遗产所包含的民主思想因素,则是我们不可忽视的一个内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巨乳的诱惑

丝袜美女视频

街拍大胸美女

丝袜美女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