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笼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笼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大小黑诊所盘踞京城就诊看病触目惊心0

发布时间:2021-01-22 11:47:29 阅读: 来源:灯笼厂家

北京市石景山的早市中聚集了近30家黑诊所和游医摊点

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一直困扰着许多人。尤其北京等大都市,一大批外来务工人员没有缴纳医保和社保,生病时,他们可能不会首选公立医院自费医疗,而是去价格十分便宜的私人诊所,随便吃点药对付,这就为非法行医的“黑诊所”滋生提供了温床。

为全面了解黑诊所的现状,记者用一个月时间,暗访了北京市丰台区、石景山区、通州区、海淀区的多家黑诊所,亲眼看到了触目惊心的诊疗过程。之后,记者向海淀区卫生监督所举报,和监督人员一起突查了一家黑诊所。

“黑诊所”扎堆儿滋生

时间:11月15日

地点:丰台区太平桥路

走在北京西客站往南一公里的太平桥上,能看到三环内二环外的一片待开发区域,由于这里大多是简易平房,房租比其他地方便宜很多,因此吸引了大批外来务工人员租住在这里。当记者询问附近居民周围有无诊所时,几乎所有人都指向一个门口挂着“肉夹馍”牌子的小店。

记者推门进入,一位身着脏兮兮白大褂的男子略显吃惊,他面前的桌子十分简陋,放着几只注射器和一排小药瓶。记者自称要买一次性注射器,男子没多说,转身就拿来一个。

记者付完两元钱后,男子跟记者攀谈起来,并表示普通的小病他都能看。当记者称想带孩子来看病时,男子摇了摇头说:“我们不给小孩看,孩子太麻烦。”也许是这句话引起了男子的疑心,记者出门后,男子走出来一直盯着记者往哪个方向去。

记者在距这个小诊所200米远的一家药店询问工作人员,想买一个注射器时,她告诉记者:“买注射器需要医院处方。”当得知记者从街对面的小诊所买到针管时,工作人员说:“真不知道那个诊所的医药器械从哪买来的。‘十八大’前,那个诊所主动关张了,也许觉得风声不紧了,就又重新开张了。”

时间:11月21日

地点:石景山区模金顶小区附近

在京西五环外石景山区的模金顶小区附近,有一个号称京西最大的早市,这里充斥着游医摊点和各类诊所。记者走在市场内的一条岔道上,从头走到尾也就200米左右,但打着“牙医”和“中医世家”的摊点就有5家,全都是流动摊位。

牙医摊桌上摆放着黑乎乎的假牙,各种拔牙器具脏兮兮地散落在白色搪瓷盒中。记者调查发现,整个市场共有诊所近30家,如将所有诊所和游医摊点所治疗的病患种类集中,就能组建一家中西医综合医院,包括牙科、皮肤科、妇科、内科、外科等,还有中医。

此外,在东五环外的通州区土桥附近,记者还看到一个诊所除了在招牌上写着寻常的工作内容外,还在玻璃窗上醒目地贴着“代开病假条”的广告。

记者举报,突查一家“黑诊所”

时间:11月28日

地点:海淀区永定路

王小姐是今年初到北京的,目前租住在西四环外永定路附近的一个城中村。由于没有找到固定工作,她的社保和医保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地缴着。王小姐说:“像我这种情况,如果去医院看病全是自费,随便看个小病就得花好几百。”

为此,王小姐每次都到住处附近的“智同诊所”看病,坐堂大夫开了药打了点滴,全算上也就花几十块钱。“这个诊所虽然不那么正规,但来这看病不用排队,价格也便宜。住在附近的许多来北京打工的人都来这看病。感冒这些小毛病,去医院也用这些药。”

与其他没招牌甚至有些低调的诊所不同,智同诊所就开在永定路的闹市中,而且规模较大,乍一看以为是合法诊所。诊所有好几间屋子,屋顶上还竖着广告牌,诊所第一间屋子的招牌上写着“牙科专治”,隔壁屋子的玻璃窗上写着“专治妇科、内外科”,还用大字注明“24小时门诊”和“打针输液”。

记者以看病的名义来到这家诊所,一位自称值班大夫的女士见记者进屋,匆忙穿上白大褂。当得知记者头晕后,她为记者量了血压,并告诉记者:“可以吃些降压药,诊所里就有。”记者环顾房间,发现靠墙的书柜里放满各种医药书籍,厚厚的《内科知识大全》就放在诊疗桌上,桌子上还放着一盒名片,上面只写着一个“汤大夫”和联系方式,没写全名。

记者指着桌子上的书,向这位“女大夫”调侃,说他们是“现学现卖”。她支吾道,她和先生以前都在外地从事过医务工作,诊所是夫妻二人合开的。记者在两个屋子里转了一圈,卫生条件还算干净,但就是找不到任何资质证书挂在墙上。

也许是感觉记者不像来看病的,“女大夫”有些警觉地对记者说:“我们诊所就是为方便附近居民,一般就是打针输液,大病都让他们直接去医院”。

据诊所周围居民告诉记者,智同诊所已经被查封好几次了,今年7月还被突查了一回,但没多久就又开张了。记者随即致电北京市海淀区卫生监督所,经过工作人员查询,没有发现智同诊所的登记记录。

在12月4日的调查取证行动中,海淀区卫生监督所监察人员发现,智同诊所没有取得《医疗机构许可证》,“女大夫”本人没有取得《医师资格证书》、《医师执业证书》和《护士执业证书》,属于非法行医。监督所当场没收非法药品,将其查封。

在突查智同诊所后,海淀区卫生监督所李晓飞监督员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表示,由于黑诊所诊疗条件、医疗设施和卫生环境远远不符合办医条件,再加上行医人员没有医师执业资格,因此他们只看表面症状,无法采取仪器检查,随便开药了事,只会耽误病情。

诊所就医认清“三证”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绝大多数的黑诊所都隐藏在城乡结合部等外来务工人员比较集中的地方。由于这些诊所收费便宜,因此吸引了不少没有医保的低收入人群。但是这些诊所卫生环境差、医生护士没有执业资质、药品和医疗器械的来源不明,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

11月中旬,顺义区卫生监督所根据群众举报,在顺义高丽营镇查封了1家黑诊所。举报者曾在该诊所扎针灸,但治疗后却站不起来了。卫生监督员突查时看到,非法行医人员在不到10平米的小屋内给5名患者扎针灸,药品、医疗器械杂乱堆放,医疗废弃物随意丢在地上和生活垃圾堆里。

据了解,在2011年,北京共查封黑诊所1300余家,仅在今年头3个月,就查封黑诊所250余家,虽然打击力度不小,但只要查封行动一过去,黑诊所就又如雨后春笋般重新复活。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行政法学教授焦志勇告诉记者,“非法行医”可分为两类,第一类是无资质人员违法行医,如未取得医疗机构资质的黑诊所、游医摊点等;第二类是合法医疗机构违法行医,如超范围经营、不按批准的项目开展诊疗等。

我国法律规定,非法行医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将被处以3年以上或10年以下有期徒刑。焦志勇说:“最可气的是,当造成患者人身伤害后,非法行医人员往往跑回老家,受害人难以得到相应赔偿。”

如何解决黑诊所屡打不绝的问题呢?焦志勇指出,一方面要靠公安机关不断强有力地打击非法行医行为,另一方面要从根本上保证外地务工人员的社会保障,解决老百姓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消除黑诊所。

最后,李晓飞提醒,老百姓在就诊时务必认清诊所和医生是否有“三证”,即《医疗机构许可证》、《执业医师资格证》和《医师执业证书》,同时还要认清医生所从事的医疗科目和执业地点是否与“三证”所指定的科目、地点一致。如不符合上述标准,不要轻信。

王者修仙

魔灵幻想苹果版下载

恋舞奇缘破解版

枪火战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