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笼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笼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时代里的游子

发布时间:2020-07-13 13:51:55 阅读: 来源:灯笼厂家

英文词“Diaspora”原指古代犹太国亡国被巴比伦放逐散居各地的犹太人,今天却异常流行,变成了文化理论和日常生活中的重要词汇。这个词今天指离开故土,在世界各地的散居者的生存状态,足以说明全球化时代人们的高速的流动性产生的冲击力。这个词通常有多种译法,如“漂泊离散”“散居”“流散”等等,其实这些译法都不如用“游子”那么传神和贴切 。

“Diaspora”就是孟郊当年笔下的“游子”的情怀。孟郊《游子吟》中那位“游子”的情怀,其实也就是今天到处漂泊的人们的心声。为了种种原因,离开故土,走上了漂泊之路,其间的情境今古有天壤之别,但其心理和情绪却跨越千年,彼此相通。

孟郊时代的时空距离当然比今天小得多,但在今天我们有了咫尺天涯的时空经验,却仍然无法消除我们的“游子”的感情。孟郊的游子吟其实是对于一个永恒的人类命题的发现,也是一种永恒的人类情感的呈现。精神分析曾经有一个命题对于人生很有说服力:我们不得不失掉我们最宝贵的东西以实现我们人生的目标。追求“游子”情怀的代价就是,我们失掉了母亲、故乡的感情,去追求我们的人生的目标,但这种追求又总是无法阻止我们面对过去的一份思恋和怀念。我们不可避免地失去,却又不可避免地怀念。

今天的世界是一个到处“流动”的世界。全球的资本、产品、人口和信息的巨量流动正是今天的全球化时代的表征。资本冲破了过去阻滞它流动的一切要素,不断地在一种逐利的冲动中跨出边界,寻找新的机会。这种进程使得人口的流动也在一个全球的水平上进行着。北大中文系教授张颐武认为,这样的流动其实每天发生在民族国家之间,也发生在区域或民族国家的内部。对于正在“和平崛起”的中国来说,这个国家在全球化中间所日渐显示的活力和冲力都给了她的游子一份无法摆脱的力量,这力量一面来自它的传统,一面也来自它今天的能量。“游子”曾经分享过这个民族的百年的悲情和屈辱,而今天他们还有机会分享这个国家的光荣与梦想。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心之归处,即为故乡。——西铭

游子,为了前程,独自漂泊,如浮萍,没人疼,没人爱,独自承受着一切,渐渐抑郁;慈母,无奈挥手,独守空巢,久盼不归,凄然老去,一朝成空。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谁可以牵挂。有的时候,会怀疑,为什么要离开,值得吗?理性来看,会发现,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很大一部分由游子组成,这些人在这个城市,只有室友和同事,没有亲人,没有血缘,极少有朋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极为疏离。这样的一个结构,很难有什么凝聚力。可是,也没有办法。我多想回到家乡,守在爸妈的跟前。可那里精神世界的贫乏,又无法忍受。两难。——龙在天

没有人愿意做游子,你说一个人在外吧,关键是很自由,很快乐,但是呢也肯定睡眠不好,生活不规律,因为没人管着,所以这样生命完全是一种折腾。——齐一戈

全球化时代,人们的移动能力空前增强,沟通手段也更加强大。人们无需聚居在一起亦可以携手合作,可谓天涯若比邻。正是这个全球化的进程淡化了群体观念,突出了个人观念。既然我们“同住地球村”,那么我们就都是这个大集体的平等成员,又何必分出自己属于哪个民族哪个国家?全球化时代,也是民族观念退潮的时代。如果有一天,世界上所有族群都汇集为一个“地球国”,平等享有属于人的权利,那我们就再也没有一个“游子”了。真正使人成为游子的,不是空间的距离,而是历史的包袱和头脑中的偏见。——王俊岭

孟郊的“游子吟”中最重要的一句当属“意恐迟迟归”。古代的游子无论漂泊到何方,其最终处所只有一个——告老还乡,即使不能如此,也得回原籍下葬,这一点是与今日游子最大的不同。在全球化的今天,受传统观念影响,不管是“北上广漂”还是“海漂”,其心总有思乡之情,但他们一旦扎下脚跟,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回原来的那一亩三分地了。自由资本市场对资源的集中力,早已大大超过了那些伦理观念的束缚力。——潘宇峰

我们是被动的游子,不管在什么地方,真正的故乡是你回忆里面最美好的地方。一线城市压力很大,我们想回故乡但是又很难,大学毕业在家乡已经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最大的愿望就是一年能在老家待一个月,那会是心里无比的踏实宁静的一个月。——陈瑞华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长期的流动漂泊已经让人对这种孤独感麻木了。人们通过电话、网络的联系来告诉自己其实并没有离得多远,可时间久了再见时并无办法抹煞那种隔阂。距离远了,心终究也会无可奈何地远了。——杨云

孝感工作服设计

三亚工服定制

漯河西装定做

西服订做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