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笼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笼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地产富二代集体上位

发布时间:2020-07-13 12:11:02 阅读: 来源:灯笼厂家

上世纪90年代,粤派地产异军突起:朱孟依、杨国强、许家印、李思廉和张力、黄文仔等几乎都是在那一时期改变时代的人物,他们缔造了各自的商业帝国。他们,是创业的一代。

3月13日,富力地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力地产”)联席董事长张力旗下公司力量矿业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量矿业”)赴港上市,并将控股权转让给其子张量;时隔不久,合生创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生创展”)公布董事局主席朱孟依之女朱桔榕将担任集团的常务副总裁;3月27日,碧桂园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碧桂园”)宣布董事局主席杨国强之女、执行董事杨惠妍获委任为董事局副主席……

地产富二代们,已然陆续直接降落到企业管理层的“金字塔”顶端。在过去的二三十年中,父辈创一代成就了粤派地产黄金时期,而地产富二代,则是在父辈们悉心安排的精英式教育下,被寄予厚望地成长为接班人。

但是,中国房地产市场有着太多的潜规则。刚刚毕业的第二代肯定是无法应付的,不经过磨炼,交班交得太早,企业风险很大。广州市同创卓越房地产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如是说。

快速成长的渴盼

80后,这一出生于1980年-1989年的群体,大部分的童年回忆是定格在:坐着父辈“28”式单车上学玩闹、不时宣泄着叛逆来挑衅父辈的棍棒等黑白胶卷上。然而,也有一群80后的父辈回忆,更多的是停留在前呼后拥的那一抹忙碌身影。他们的父辈恰恰是福布斯富豪榜上不断攀升的地产领袖。

“说实话,我和爸爸相处的时间是少之又少,大概在这18年里,即使是再加上在妈妈肚子里的那10个月,一起的时间不会多过一年,并且大多都是家族聚会之类的人头涌涌的场合。”朱桔榕的作文曾如此描述道。

在许家印的回忆中,曾有这么一段记录:在深圳全达公司时,已离开河南舞钢的许家印被迫与妻儿们分居两地。更甚的是,长年累月养成的习惯—凌晨三四点钟回家睡觉、不过一会就不得不起床上班,回家时,两个儿子已经睡着,起床时,儿子们还没有醒来。至儿子出国求学工作之后,许家印和儿子的相聚时间也少得可怜。

无独有偶。雅居乐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陈氏兄弟五人忙于事业,几位夫人也参与其中,因而不得不将第二代子女们托付给其中一位夫人代为集中教育。

即便见面,其场合绝非轻松可言:就在杨惠妍年仅十三四岁时,杨惠妍、杨子莹姐妹就已列席旁听熙熙攘攘的董事会会议,直到独处时间,也是被父亲向稚气未脱的姐妹俩解释为何在会议上如此表态以及如何批评下属的教育时间填满。

这群80后地产富二代的家庭总是相似的。

他们的父辈具备了那一时代成功者的基本特征:白手起家的判断力、魄力和毅力。在偏僻的天河区农田上、在番禺郊区的农地上,在顺德碧江边的荒地上,将荒田滩涂变为城市地标。

在一个拓荒的时代大幕下,他们的父辈们早已成就了粤派地产的标本。

他们,则被称为含着金钥匙的一代。20余年间,在父辈们创一代的奋斗之外,他们在第二代继任者的精英式教育中成长着。

杨惠妍、杨子莹姐妹的大部分时间就是在其父杨国强所兴办的广东碧桂园学校中度过。后者旨在培育“董建华式人才”,即“开车不用司机,当官不用文秘,出国不用翻译”。高中毕业之后,两姐妹先后被杨国强送往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攻读市场营销及物流专业和心理学专业,杨子莹20岁起即任总裁助理。

而朱桔榕高中就读的华师附中番禺学校,被称为广州最好的省重点中学之一,其后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金融学专业,自3年前就已任总裁助理,分管公司财务、人力行政管理等方面工作。

恒大的第二代培养计划更是鲜为人知。“许老板的两个儿子都是海外留学,小儿子出国学成之后还在北京进修,之后曾经在建筑设计院等各个部门实习,从小项目慢慢搞,熟悉各个流程。”恒大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道。

精英教育与学徒实践的综合,几乎是他们共同的成长模式。其中,杨惠妍7年成长的轨迹,几乎成为了地产富二代的一个样本。

2005年,23岁的杨惠妍加入碧桂园集团担任采购部经理;2006年12月,获委任为碧桂园执行董事,并兼任碧桂园集团若干成员公司的董事;2007年,代理家族持股晋升中国首富;2012年3月27日,获委任为副主席,主要负责参与制定碧桂园集团的发展策略。

同月,朱桔榕入局合生创展董事会,年仅23岁担任合生创展集团的常务副总裁,跻身中国房地产上市公司中最为年轻的执行董事。

他们,与这个时代的80后们都差不多,追求自我、讲究享受,但是,身上多了父辈们奋斗的家族烙印,往往还没来得及任性,快速成长的渴盼却早已在内心膨胀。

合作市定制工作服

大庆西装定制

克拉玛依制作西服

安阳西装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