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笼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笼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债基抛弃可转债应对钱荒保险机构加速赎回

发布时间:2020-03-26 13:04:13 阅读: 来源:灯笼厂家

本报记者 韩迅 上海报道

“最近的确抛售了不少可转债,现在最重要是保持资金的流动性充足。”上海一位债券基金经理向记者坦言,银行间市场遭遇严重流动性危机,而央行面对资金严重短缺却无出手相救之意,“这加重了市场对流动性危机的担忧,因此保险机构开始大量赎回债券基金,我们就不得不大量抛售债券以保持现金的充足。”

受此影响,近年来收益率一直不错的债券基金6月以来出现普跌局面,跌幅超过10%的债基超过10只,可转债基金更是深受其害。

6月24日,沪深股市遭遇暴跌,除重工转债(113003)停牌之外,其余20只可转债全部大跌,中证转债指数以单日下跌2.63%报收280.04点,盘中创出279.83点新低,这个点位亦是2012年12月25日以来的新低。

对于市场重挫的原因,大成基金(微博)宏观策略研究员李冒余分析称,上周银行间市场隔夜同业拆借利率全线飙升至2位数是非常危险的信号,6月24日市场表现,是自上周开始以流动性收紧造成市场急跌的延续。“由于本轮调整主要由流动性收紧引发了系统性下调,导致股债双杀。”

遭抛弃的可转债

债市、股市近期下跌皆与流动性相关。

考虑到利率上升压制,中期债市再回牛市困难加大。而由于流动性持续紧张,银行间债券市场参与者降低了债券配置,导致债券价格下跌,债券基金尤其是可转债基金遭到了一定的损失。

上周,上证国债指数上涨0.05%,上证企债指数下跌0.05%。债券型基金接近九成下跌,平均收益率为-1.02%,转债类基金跌幅较大,其中博时转债A上周下跌5.65%、华安可转债B下跌5.84%、华安可转债A下跌5.89%、华宝兴业可转债下跌4.53%。

6月24日,可转债这种跌势依旧在延续,海直转债(127001)成为转债市场上跌幅最大的券种,以单日下跌6.38%报收112.35元。

按照基金一季报数据显示,重仓海直转债的基金包括汇添富多元收益债基、南方多利增强债基、富国可转债等机构。

紧跟其后的是国投转债(110013),当日跌幅达到5.83%,民生转债(110023)、工行转债(113002)和中行转债(113001)跌幅分别是3.89%、3.76%和2.03%。

跌幅最小的是燕京转债(126729),仅以单日下跌0.11%报收104.88元。

实际上,自六月以来,可转债市场一直“跌跌不休”,上周一度创出单周跌幅3.05%的惨剧,这是自2011年9月以来最大的单周跌幅。6月20日,转债指数单日下跌3.16%,亦是2011年9月以来的单日最大跌幅。

“连续几周的暴跌,年初以来转债积累的收益全部回吐殆尽。”上述债券基金经理坦言,保险等机构的赎回压力太大,加上转债变现能力更强,“因此我们不得不加速抛售,这又加剧了转债的下跌幅度”。

数据显示,机构重仓的可转债在近期下跌幅度并不低于正股,如国投转债、川投转债(110016)、国电转债(110018)、同仁转债(110022)和民生转债。

在上述债券基金经理看来,虽然转债的防御优势被投资者认可,但在机构大肆抛售的背景下转债市场不会有太大的机会。“应对流动性需求最好的品种就是可转债,尤其是大盘可转债,因此未来几天砸盘还将继续。”

痛苦的去杠杆化

之前一直没有表态的央行,近日向各家商业银行发函表示:“当前,我国银行体系流动性总体处于合理水平,但由于金融市场变化因素较多,且临近半年末重要时点,客观上对商业银行流动性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海富通基金看来,央行的这种表态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靠自己,别出事”。

正是因为央行的态度已基本明确,之前仍心存侥幸的各家机构纷纷抛售债券、股票,以应付流动性紧张。

国信证券研究数据显示,截至6月21日,大型基金仓位由76.31%变动-2.65%至73.67%,中型基金仓位由82.31%变动-7.76%至74.55%,小型基金仓位由86.66%变动-8.31%至78.36%。

而债券基金为应对流动性问题,纷纷抛售债券,造成短期负收益。

根据同花顺iFinD统计,截至6月21日,6月以来168只二级债基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以下统计指标皆同)平均下跌3.09%,创今年以来最大单月跌幅。

144只一级债基更是今年以来首次单月平均收跌,同期净值平均下跌1.66%。

上投摩根固定收益副总监赵峰判断,流动性最好的时点已过,货币政策短期内会维持中性偏紧的局面,对债市有一定的向下压力。“随着流动性的收紧等多因素触发,债市前景似不容乐观。”

6月24日,交易所国债指数下跌0.01%,但全天放出4.10亿元巨额成交量,比6月20日暴跌之时的3.83亿元成交量再度放大。

“利率中枢上移,不仅加大了机构对债券的抛售压力,而且杠杆交易可能至亏损。”上述债券基金经理认为,国债指数放出巨量意味着部分高杠杆品种已经在去杠杆了,“之前都是借短钱养长债,现在没钱了,只能出券,国债被砸盘的现象就可以理解了,但是现在十年期国债已经卖不掉。”

由于债券基金的主要机构投资者是保险机构,在资金紧张情况下,保险机构也要去杠杆,因此加速从债基中赎回资金,从而加剧了债券基金经理去杠杆化的速度。

博时基金投资经理曾升预计央行将继续保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出现重大转向的可能性较小。在这种背景下,不仅是债市风险很大。“短期无风险利率飙升加上上市公司中报业绩可能不及预期,股票市场短期内可能存在系统性风险,高估值的行业及公司可能面临一段挤泡沫的过程。”

(21世纪经济报道)

新生儿白癜风药物治疗有什么禁忌

在资阳尖锐湿疣能不能治疗

男性患上早泄疾病之后的表现有哪些郑州男科专家为你讲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