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笼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笼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容貌像特征也像却不是儿子我的儿啊你在哪里

发布时间:2020-03-04 18:21:11 阅读: 来源:灯笼厂家

《走遍千山万水吃遍千辛万苦想遍千方百计一心只为寻儿》后续

容貌像 特征也像 但鉴定结果显示没有亲权关系

胡家夫妇欲重做亲子鉴定

山路弯弯,车行缓缓。昨日13时20分,经历种种波折,从重庆市区驾车4个多小时,本报记者和胡军区一行在《重庆晚报》一名文字记者和一名摄影记者的陪同下,终于在丰都县仁沙乡陶家坪村4组见到了周九连所说的那个男孩陶世路。胡军区一看到陶世路,便冲上去抱着他痛哭:儿子,终于见到了你了,你让我找了9年多啊。虽然胡军区一口咬定陶世路就是他儿子,但随后社坛派出所出示的《鉴定结论通知书》显示,陶世路和胡军区、周九连亲权关系不成立。抱着百分百把握来寻子的胡军区面对这种结果该何去何从,陶世路的家人又是如何对待他们的呢?

特派记者葛先虎 文/摄

为孩子穿上新鞋子。

看看孩子身上的特征。

1山路弯弯寻子艰难

昨日7时45分左右,记者就接到《重庆晚报》记者夏祥洲的电话。见面后,夏祥洲告诉记者,他们的车子只能坐4个人,必须有一人搭乘班车赶往丰都县。因周九连此前曾去过丰都县,最终决定她乘班车前往。夏记者帮周九连买好去丰都县的车票,并和她约好在社坛派出所碰头。

随后,记者一行人也驱车赶往丰都县。丰都县在重庆市东面,距离重庆150公里,要去那都得走山路,路两旁一边是长江,一边是高山,道路弯多、坡多、路险,所以车子开得比较慢。11时50分左右,终于到达了社坛派出所。

在路上,胡军区告诉记者:周九连回家之后,带回了陶世路家的电话,我们父子俩通了两次电话。第一次通话时,我告诉陶世路,年前就来接他回家过春节。还说给他买好了新衣服和鞋袜。农历腊月二十八,我和儿子通了第二次电话。电话里,陶世路责怪我,为何迟迟不来接他。我和他约定,大年初十就接他回家。

此时,周九连还没赶到社坛派出所,但着急的胡军区一下车就走进派出所,想了解孩子的情况。

2鉴定结果在刑侦大队

在派出所值班室外,胡军区向民警说明情况,但民警没听懂。夏记者忙来翻译,民警了解情况后,立即向所领导汇报了情况。

几分钟后,副所长谭剑接待了记者一行。谭剑称,年前,所里确实抽取了陶世路的血样,同时抽取了周九连和胡军区夫妇的血样,但目前鉴定结果在丰都县刑侦大队。经请示,谭剑表示,14时左右,县刑侦大队会将鉴定结果送到所里,届时他会通知当事人来看。

3一见儿子就放声大哭

从派出所出来后,周九连也赶到了。她说,陶世路住在六七公里外的半山腰,她应该可以找到。村里的路更加难走,刚开始还有窄窄的水泥路,车子走了两三公里后,就成了泥巴路。因山路高低不平,车子的排气管被刮掉了。司机只好钻下车底,用铁丝进行固定,可没有走多远,排气管又松动了,司机只好再次进行维修。

进入山区后,周九连也记不清陶世路家的路到底怎么走了,询问了10多名村民终于找到了孩子的家。

此时,陶世路正一个人坐在家门口,看到孩子后,胡军区立即跑过去,看看孩子右眼上的两道小小的伤疤,又看看孩子的头部,胡军区突然抱着孩子的头放声大哭:儿子,终于找到你了,你让我找得太辛苦了。接着,周九连也哭了起来。

看到孩子穿得比较破旧,夫妇的哭声更大了。你们看他眼皮上的伤疤,还有走路的姿势,这肯定是我的孩子。周九连告诉记者,因为小时候给孩子用多了尿布,孩子走路时有点盘腿。从这一点看,就可肯分证明这就是我的儿子。

哭了一阵后,胡军区夫妇打开背包拿出买来的新鞋、新衣服给孩子换上。换好鞋子后,胡军区拿出一瓶饮料给孩子,孩子也特别开心。

4孩子想见亲生父母但不愿回家

陶世路看上去乖巧又可爱。穿上鞋后,他从房子里搬出几张凳子让大家坐。他告诉大家,他爸爸很多年没有回来了,自己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因有亲戚结婚,爷爷、奶奶都去镇上喝喜酒去了,他一个人在家看家,同时帮忙放牛。

记者怕当着很多人的面,伤到孩子的心。趁着他去上厕所的机会,记者把他叫到一边:你想不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想不想回家呢?陶世路小声地告诉记者:我当然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但我不想回到亲生父母的家,因为我在这边已经生活习惯了。他还告诉记者,他今年读五年级了,而且成绩非常好。

在陶世路家呆了一个多小时,他的爷爷、奶奶还没回来。这时,谭剑打来电话,称亲子鉴定通知书已到了所里,让周九连去拿。

5鉴定不是亲子准备和陶家结成亲戚

15时左右,记者一行返回了派出所。谭剑出示了一份鉴定书,显示陶世路和胡军区夫妇没有亲权关系。长得这么像,特征也很像,我对这个结果表示怀疑。周九连有些不太相信。为此,本报记者拨通丰都县公安局法医室的咨询电话,主检法医师代长江说,这个亲子鉴定,他们是经重庆市公安局刑侦部门委托权威机构和人士进行的。我们也发现小孩和这对夫妻很像,特别要求做了2次,但是结果很遗憾。

不管鉴定结果如何,我肯定这就是我的儿子,我就在这儿干活陪着儿子!虽然胡军区知道了鉴定结果,但他倔强地表示,小陶的养父母都不在家,他要住在陶家当苦力。我要看他长大成人,他已经是我们的精神寄托了,不管是不是我儿子。对于这个鉴定结果,周九连显然比丈夫理智。

她告诉记者,他们一定会重新做鉴定,如果陶世路确实不是自己的儿子,她准备和陶家结为亲戚,一起抚养孩子。

他的孩子是11月走丢的,我是在农历腊月捡到孩子的。当时找不到孩子的家,我带在身边一段时间后,就带回了老家。陶世路的养父陶一清得知鉴定结果后也有些意外,我也是父亲,我能理解失去孩子的痛苦。陶一清表示,如果最终结果仍证明世路不是胡家的孩子,他不排斥两家结为亲戚,让胡军区找到精神寄托。

鉴定结果一度让胡军区夫妇绝望,但胡军区表示他的寻子之路不会停止。虽然陶世路身世还是个谜,但我们有理由相信,有像胡军区这样痴情的父亲,也许不久的将来,胡军区会找到自己的儿子,陶世路也能看到他的亲生父母。

哈尔滨工服制做

临沂制做西服

滨州西装订做

辽宁防静电工作服订制

相关阅读